雖然無花果樹不發旺

本文為紀念契友張必真姊妹歸天家週年(826), 哈巴谷書這段經文曾是她臥病時摯愛的經文.

雖然無花果樹不發旺,葡萄樹不結果,橄欖樹也不效力,田地不出糧食,圈中絕了羊,棚內也沒有牛;然而我要因耶和華歡欣,因救我的神喜樂。(哈巴谷書3:17-18)

前言

我從來沒想到會用此方式來詮釋哈巴谷書這段有名的經文。1995年夏天,我與外子加上團契幾位弟兄姐妹,一起到歐洲渡假,誰知出師不利,幾乎所有倒楣事全碰上,大夥在旅館中垂頭喪氣,在交通分享聚會時,我們一起思想先知哈巴谷的經歷與心情。

現在我要帶讀者神遊歐洲,請諸位與我們一起回味所遇見的糗事與趣事,讓大家也體會一下:「雖然無花果樹不發旺,葡萄樹不結果,橄欖樹也不效力,田地不出糧食,圈中絕了羊,棚內也沒有牛;然而我要因耶和華歡欣,因救我的神喜樂。」在一片烏雲密佈、慘澹經營中,仍然信得過神,並以神為樂。

結伴旅行體會人性

1995年團契有位弟兄得國科會贊助,要到法國Strasburg進修半年,他全家都要去。我們最初是開玩笑的性質說要去法國探望叨擾他們,後來有人當真,且很認真地預備,於是漸漸有些人先後加入,剛好我的外甥女夏天由美國來台渡假,婆婆不諳英文,正苦惱不知如何與孫女溝通相處。我動了慈心,表示願意帶她去歐旅行三週,婆婆感激不已。我們這一行人,有三位在比利時、法國碰頭,有一位在瑞士加進,另有三位在德國碰面,加上基本的團員5人,前前後後共有十人。

由於行程緊湊,三週內我們遊歷六個國家,我們採用全自助式,從交通工具到旅館、餐廳都自己安排,常常為了趕火車,一夥人各扛著自己行李,在陌生的大街小巷東奔西跑,各位不要忘了,除了外甥女外,我們都是四十歲上下的中年人,竟忘了體力的本錢早已不在,累的時候,脾氣就容易出來。記得在瑞士Interlaken賞雪的小山莊,我們晚上10點風塵樸樸地下榻旅館,次晨要趕7點火車上山賞雪,但中午12點得趕下山把行李搬出旅館。行前計劃時只想到時間上能經濟,卻忘了我們是人,不是趕上路的機器。加上這些人並非皆彼此熟識,有三位不是團契的成員,因此每到一個地方,有新的人加進來時,人際關係益形複雜,有時為了決定當天參觀的行程,或吃飯的餐廳,就會有緊張場面出現。每個人的個性不同,有人參觀博物館時,喜歡單槍匹馬自由地逛,有人卻希望團體行動,聽專家講解;有人吃飯希望省錢,有人以為難得來渡假,希望趁機嚐各國不同的菜色。

每次我們換地點時,行李大包小包,浩浩蕩蕩,真像當年以色列出埃及時的大批人馬,收拾家當預備遷移,我們才十來人就意見這麼紛云,當年帶領以色列人四百萬人口,摩西必然是十分有耐性的領袖,我若是摩西,離開埃及的第二天我一定趕快向上帝辭職說,我不幹了,管理這群刁民,責任太重,我承當不起。曠野四十年間,聖經記載摩西只發過兩三次脾氣,而我這個領隊每天發脾氣至少兩三次。有時是為我與外子之間的家務事鬧彆扭,卻是暴露在眾人面前,覺得很沒有面子,平常契友每週見面一次,也都還能保持一定的客套,一旦每天24小時生活在一起,所有壞毛病、缺點都看得清清楚楚,沒有所謂聖人。幾年的友誼經過一次旅行後,需要療傷重建,說來有點傷感冷酷,卻也是讓我頭腦清醒些,使我對人性不抱太樂觀的幻想。其實以前我們也曾與朋友一起到國外旅遊,但都是旅行社安排好住宿、交通、餐廳,很舒適的旅遊,大家融洽相處,還能保持高度幽默感,然而當生存條件惡劣時,人性的弱點全暴露出來,就像電影鐵達尼號,求生時人性自私暴露無遺,不管你是受過高等教育的大學教授,一次旅行讓我把人性看得更透徹。

噩夢正式開始

當我們第二站抵巴黎機場時,有位弟兄的背包被扒,損失所有現金,從此我們這隊旅行團噩夢正式開始。當我們一踏出巴黎機場時,我就一再警告大家,巴黎是個吃人地方,在這弟兄被扒之前二十分鐘我已警告提醒他兩次,他老兄瀟洒得很,全不當一回事,等到他丟了錢領教過,才直說厲害、厲害!值得慶幸的是,小偷只要錢,把機票、護照丟在電梯間,後來被機場職員撿到,感謝主,不然全體的行程會被耽擱。我們這位丟錢的弟兄,用了一個很妙的比喻來自我陶侃,他說他好像新娘打扮整齊,興高彩烈要嫁到夫家,誰知一出門就掉到陰溝,全身髒兮兮,狼狽不堪,卻還得打起精神繼續走完旅程。這弟兄一向以壞脾氣聞名教會,旅行才開始就出了這不幸之事,他的心情當然不好,以後就經常鬧脾氣,大家就避他遠些,免得遭無妄之災。兩天後,他愈想愈覺無味,就想提早回台灣,嚇得我們幾個人死勸活勸把他留下來。對我這個領隊而言,有人中途而廢是很沒面子的事,加上我們買的火車票是團體票,少掉一頭羊會很麻煩。就這樣,新娘與新娘的陪嫁人員就繼續打起精神踏上了下個旅程。

屋漏偏逢連夜雨

然而噩夢才正開始。不是只有無花果樹不發旺,葡萄樹不結果,橄欖樹也不效力…。扺巴黎當天晚上,外甥女眼睛又紅又癢,我們人生地不熟,只好請旅館櫃台為我們請來法國醫生,生平第一次到國外旅行時需看醫生,所幸點了幾天葯水就好了。

離開巴黎經過捷運站時,碰到一群載歌載舞 的吉普賽人,我們事前已知這群人的可怕,就遠遠站著等車,那知火車一到站,他們就趁亂搶劫,一大群人立刻像蟑螂般散在人群中,我們隨身帶大包小包行李,更是他們下手的對象,每個人幾乎都被兩三個吉普賽人圍著,有人錢包被打開,有人霹靂袋差點被扯斷,我不斷做360度轉動,並對正要向外子下手的孩子大吼大叫,他們才散去,雖然無財物損失,卻也嚇出一身冷汗。乖乖,我們可是來渡假的,怎麼好像是在接受戰鬥營?

在駛往瑞士的火車上,那位丟錢的弟兄在餐車上用餐太久,回坐座位時發現用來占位置的毛衣竟丟了,想不到又髒又舊的毛衣也會有人拿,真是禍不單行,他老兄氣得鼻孔冒煙。然後從賞雪的山莊下來時,我先生腳扭傷了,丟錢的仁兄到了蘇黎世竟然眼鏡斷了,那幾天他在旅館中走路也要人攙扶或倚著牆壁移動。我們行伍裡,不但像逃難的以色列人馬,如今又多了瘸腿、瞎子,看來我們不只需像摩西般的領隊,也需耶穌般的大醫生。

我們最後一站是德國。友人介紹我們走羅馬古道,以便欣賞沿途如詩如畫的風景,起站是慕尼黑。當我們匆匆趕上當天唯一一班遊覽車時,那位數次丟東西的仁兄,竟然大叫他的背包又不見了,我的心臟差點停止跳動,大夥又好氣又好笑,後來判斷背包大約是留在旅館,送行的友人建議我們仍先上那班遊覽車,由他們回旅館找,他們很夠朋友,連趕當天火車,追到Wurzburg,當面把東西奉還。

更好笑的是,當我們遊覽車在Dinkelsbuhl城門外停留,讓旅客進城用午餐時又出意外。當日是該城節慶,快到集合時間城門突然關閉,遊客雲集,等在街道兩旁看表演。我與外子繞了一大圈才回到遊覽車上,發現外甥女與丟錢的仁兄都還未回來,時間只剩二十分鐘,趕快又回城內去找他們,感謝主,竟然找到他們,在2點正左右衝回車上,天國的門立刻關上,車子就發動了,而車上一位台灣遊客可能被阻在城內,來不及回車,德國人的脾氣是一板一眼,逾時不候,遊覽車就真的開走了,全車的東方遊客都大聲起鬨,覺得司機太絕情,而我們這一行人都嚇得花容失色,外甥女與那位仁兄事後說他們迷路時差點哭出來。東西丟了事小,人丟了可就麻煩了。在德國最後幾天,我都提心吊膽,生怕再出事,天天早晨迫切禱告,求神使我們當天平安無事回旅館,而且每個人都能安全坐上飛機,返回台灣。

記得第二個主日在瑞士蘇黎世時,是全隊士氣最低沈時,外子以前傷過左腳,花了七年時間才治好,這次右腳摔傷,據他說,情況一模一樣,他希望提前由瑞士飛回台北,我還去葯局訂枴杖。我是領隊,勸別人留下來完成旅程,而我先生卻要提前離群脫隊,實在很洩氣。那天是主日,我們每個人都垂頭喪氣,幾乎每個人都在鬧情緒,我們有一個短短的交通分享聚會。由我先讀詩篇一二一篇並分享信息,我回憶過往多年單身歲月,神帶領我在歐洲各地東征西討,南進北伐,一個人到處旅行,神都保守我出入平安,我們的神不打盹不睡覺,白日太陽不傷我,夜間月亮不害我,神保護我免受一切的災害,祂的眼目遍察全地,無時無刻(Wherever we need)都在保護我們,天涯海角,無論何地(Wherever we go) ,神與我們同在。

曾幾何時,這些經歷都成過眼雲煙,為何我一人旅行時,凡事平安,而這麼多弟兄姐妹一起旅行,理當得到神更多眷顧,何況出發前一兩個月,我們夫婦就開始為旅程的平安代禱,可是為何這次發生諸多不幸? 凡能想到的倒楣事全碰上了,想來,過去的經歷並不保證未來的一帆風順。當我分享時鼻子酸酸的,幾位姐妹眼眶也泛淚光。在瑞士加入我們的弟兄,在前一週曾獨自在希臘旅行,也是錢被扒走,他說發生意外狀況時,他需靠主鎮定,想辦法解決,神未應許天色常藍,卻應許我們可以隨時向祂支取恩典力量。

肢體生活的意義

  反省此次旅行諸多不幸意外,我深感一個人要進天國較容易,團體進天國則難也。教會不就是這樣嗎?軟弱的肢體,似乎比強壯的多,但保羅說:「身上肢體人以為軟弱的,更是不可少的。身上肢體我們看為不體面的,越發給他加上體面,不俊美的,越發得著俊美…若一個肢體受苦,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受苦,若一個肢體得榮耀,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快樂。」(林前122227) 團體中強者要扶助弱者包容弱者。平常事奉最出色、最有教導恩賜的,日常生活卻是最弱的,完全不會打理自己。誰是強者,誰是弱者,不用太早論定。

安息日的意義

在安息日的那天,全隊的心情也是陷入最沒有安息的谷底時,我們一面揣摩哈巴谷的心情,也一面思想安息日的意義,究竟是什麼使哈巴谷在絕境中仍能歡欣喜樂。

創世記第一章結尾,神創造六日時,祂看著一切所造的都甚好,第二章說,神就定第七日為聖日,神歇了祂一切的工,就安息了。聖經在最開始就啟示出安息的意義,我們因著信得以進入安息,因著信,我們學習欣賞神的作為,無論在順境、逆境、得意、失意時,皆可看見神所安排的一切甚好,全能的神作一切需要的工,祂從來不會做得太少,祂不需我們去支援祂。

然而我要因耶和華歡欣

  其實值得感恩的事仍很多,若細數算神的恩典,仍叫我稀奇讚歎神的安排。僅分享兩件感恩事項:

  首先,最奇妙的是,丟錢那位弟兄,其實有一筆錢已事先交給一位團契的姐妹帶到德國。由於他是全隊唯一沒有辦信用卡的,行前計劃時,我們就講定,前面幾站的旅館住宿,由我們先輪流刷卡付帳,等到最後一站德國則由他替大家付費用,正好團契一位姐妹要回德國辦事,就托她先把台幣換成馬克現鈔去替我們訂旅館,這位姐妹後來訂到很便宜的旅舍,因此剩了一大筆錢。

  上帝早知這位弟兄會丟錢,就如祂預知迦南將有飢荒,就差遣約瑟先被賣到埃及,為了拯救全家人的性命。這位弟兄原是旅程中最窮酸落魄的人,沿途哀聲嘆氣,哪知到了最後一站德國,卻搖身一變,成為全隊現鈔最多的人,約於揚眉吐氣。我們為神預先的補救作為讚嘆。

  其次,當外子腳受傷,丟錢弟兄眼鏡斷掉那天,正好我們下榻蘇黎世旅店,我們有三晚住在同一個旅店,不用搬遷,這是巴黎之外住最久的旅舍,感謝主,讓我們可以喘息一下,外子可得到充分的休息,安心療傷,等到我們離開蘇黎世時,他的腳差不多痊癒,柺杖也去退掉了。而斷眼鏡的,經我們隊中一位牙醫用外科接肢手術,動用牙籤支撐在斷肢兩邊,然後用牙線綁緊,再用透明膠帶粘住,牙線再綁數圈,克難時期有克難的解決法。三個月後,在台北看到那位弟兄還戴著這付接肢眼鏡,我問他為何不去配新眼鏡,他乾笑幾聲說,眼鏡很牢靠,暫時不需換新。從前讀三毛小說,看見她在沙漠居家時,用指甲油補牙齒,歎為觀止,未料有朝我們也會如法泡製。

  回來後,聽見巴黎捷運站兩次大爆炸,及德國遊覽車被搶劫,我們為神保守我們末了能活著回來,至少身體平安地回家,感謝祂。

  當我數算恩典時,發現值得感恩的事還真不少,不會少過我們遇見的倒楣事。何況在發生意外事件時,我們仍能鎮定處理、隨機應變,並學習忍耐、警醒禱告的功課,都是神的恩典。所以,直到今日我仍願像先知哈巴谷一樣地說:「雖然無花果樹不發旺……」,也許這就是基督徒的阿Q精神吧!或者更正確地說,這是信心的奧秘:在無可指望中,因著信,心裡得以堅固,滿心相信神所安排的一切甚好 (羅馬書421)

(蔡麗貞  中華福音神院專任教師)